湖北省政府法制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关党建 >> 支部建设 >> 正文

法治中国梦一定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如期实现

--在综合处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上的讲课提纲

发布时间:2017-11-03发布部门:湖北省政府法制办阅读次数:

综合处副处长、党支部组织委员  陆宜峰

2017年11月2日)

刚刚闭幕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给国人、给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谓“举世瞩目”。党的十九大,是我们党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会是我们党在新时代开启新征程、续写新篇章的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每逢重大历史时刻,我们党总能提出具有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的思想纲领,推动党和国家事业打开新局面、开辟新境界。

作为一名法律人,我欣喜地看到:“坚持全面依法治国”被确定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之一;中央成立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加强对法治中国建设的统一领导;在“两个阶段”的安排中,“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基本建成”作为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中的“构成要件”之一。

有了这样的“基本方略”、有了这样的“领导体制”、有了这样的“构成要件”,更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思想的指引,我坚信:法治中国梦,一定会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如期圆满实现!

为什么会有这个判断?我想从二个维度来论述:

第一,历史的维度:中国民主法治建设的成就来之不易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民主法治建设迈出重大步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日益完善,全社会法治观念明显增强”。有学者认为,这是对十八大以来我国法治建设历史性成就的精确概括。今日今时,“法治”二字能屡屡见诸于党代会报告、见诸于报刊杂志、见诸于各级领导干部之口、见诸于各级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之日常行为,其过程之艰辛、奋斗之辛苦、牺牲之巨大,不忍追忆!譬如:收容遣送制度的受害者之一黄冈青年孙志刚,药家鑫故意杀人案判决过程的一波三折众说纷纭,“中国宪法司法化第一案”——齐玉苓案的最高法司法解释被废止,聂树斌再审宣告无罪,辽宁贿选案,等等。

我们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共产党人对“法治”的矢志不渝孜孜追求和砥砺前行,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具体国情相结合,敢于正视错误并修正错误,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才有了中国法治建设今天的辉煌成就。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对法治建设的艰辛历程和孜孜以求。

什么是“法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指出:“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当法治成为一种方式、一种手段的时候,就摒弃了“姓资姓社”的问题,就是小平同志所讲的: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西方“法治”概念,一般认为,是古希腊哲学家、思想家亚里士多德率先提出的。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一书中对“法治”进行定义并广为流传,这就是:“法治应该包含两重含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是本身制定得良好的法律。”亚里士多德对法治的这一基本诠释,建立了后世法治的基本逻辑结构,确定了西方法治思想的大致走向。

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法治”建设,大致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

(一)起步阶段:1978年至1989年

1978年,邓小平同志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十六字方针,重新确立了法律在社会治理中的最高地位。

我个人认为,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法治建设,源于邓小平同志的“法制”思想。纵览邓小平同志关于“法制”的论述,其“法制”思想的精髓实质上就是实行法治。这一思想充分地反映在他的两篇代表作中,一是1978年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所作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报告;二是1980年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所作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报告。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邓小平同志旗帜鲜明地把社会主义民主法制作为一个重大问题进行了阐述。邓小平的讲话最为重要的思想:

第一,分析了人治的各种表现,提出了以法制保障民主,防止因领导人和领导人看法的改变而改变民主制度的现象出现。

第二,加快立法步伐,改变以领导人说的话为“法”的状况,重视法律在解决各种社会矛盾中的作用,努力实现由人治向法治的转变。

第三,针对过去不重视立法、缺乏立法经验的状况,提出了立法应遵循的原则,强调搞好党规、党法对实现国法的重要性。

第四,提出了社会主义法治的基本要求,即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十六字”方针。

第五,强调要加强司法机关建设,严格执法和司法。

邓小平同志还在不同场合、从不同角度反复批判了把一个党派、一个国家的稳定和希望“建立在一两个人威望上”的人治思想,不断强调要“处理好法治和人治的关系”,要“还是要靠法律制度,搞法制靠得住些。”正是他的这些重要思想和经典性论述,推动了当代中国依法治国进程,也使法治观念深入人心。

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确立了宪法和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最高地位。

1987年10月,党的十三大从宏观上提出了改革开放背景下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任务。强调“法制建设必须贯穿于改革的全过程”,“国家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民主和专政的各个环节,都应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二)确立阶段(1989年至1999年)

1989年9月,江泽民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就郑重宣布:“我们绝不能以党代政,也决不能以党代法。这也是新闻界讲的人治还是法治的问题,我想我们一定要遵循法治的方针。”

1993年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第一次正式提出各级政府都要依法行政、依法办事。

1997年9月召开的党的十五大上,江泽民同志明确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方略,将过去“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提法,改变为“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极其鲜明地突出了对“法治”的强调。

1999年,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为宪法的第五条第一款。这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破天荒的事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国方略的重大转变。

这一年,国务院召开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发布《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依法行政的决定》。

(三)推进阶段(1999年至2014年)

2000年,《立法法》颁布实施。

2001年,国务院对建国以来的行政法规进行清理,首个“全国法制宣传日”施行。

2002年,党的十六大回顾十三年来(1989年政治风波)的宝贵经验时,“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发展民主,健全法制,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保证人民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一条。党的十六大认为,“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并把“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得到全面落实”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基本方略之一。

2003年,《行政许可法》颁布。

2004年3月,国务院发布《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明确提出建设法治政府的奋斗目标。

2006年,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全面推进依法行政。”

2007年,党的十七大把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深入落实,全社会法制观念进一步增强,法治政府建设取得新成效,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要求的重要内容,并强调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

2008年5月,《国务院关于加强市县政府依法行政的决定》发布实施。

2010年8月27日,国务院召开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总结2004年国务院发布《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以来的工作。10月1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法治政府建设的意见》。

(四)全面实施阶段(2014年至今)

2014年10月28日,十八届四中全会以“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为主题,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新时期、新阶段的法治建设作出了全面、全新部署,确定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指导思想、总目标和重大任务,推出了190项对依法治国具有重要意义的改革举措。

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将“坚持全面依法治国”被确定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之一。据统计,十九大报告中19次出现“依法治国”、34次出现的“法治”,既涵盖了宏大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亦有要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依法打击和惩治黄赌毒黑拐骗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具体行动。既有领导体制机制,又有具体方式方法,党的报告为“全面依法治国”描绘出了清晰的实践脉络。

回望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正是在中国共产党这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领导下,正是中国共产党人对真理的不懈追求、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践行与恪守,中国民主法治建设才取得了一系列历史性的跨越和突破,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例如,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推进立法体制改革、执法体制改革,尤其是在司法体制改革方面,敢于啃硬骨头、涉险滩、闯难关,做成了想了很多年、讲了很多年但没有做成的改革,如设立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跨行政区划的法院检察院,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推进司法责任制改革,健全冤错案件发现受理、审查办理、监督纠正机制,等等。

而我们,都是这些艰辛历史和辉煌成就的经历者、见证者、践行者、受益者!

第二,未来的维度:中国民主法治建设的前景无比广阔

党的十九大提出,“深化依法治国实践。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必须坚持厉行法治,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中央作出重大决定: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加强对法治中国建设的统一领导。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制度设计,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党组书记、副主任袁曙宏的权威解读有四个方面:

第一,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对全面依法治国至关重要。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我们要把党的领导贯彻到全面依法治国的全过程和各方面,坚持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支持司法、带头守法。要做到这些,迫切需要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来加强对法治中国建设的统一领导。

第二,全面依法治国是一项涉及面十分广泛的系统工程,涉及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军队建设、党的建设等各个领域,涉及到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个方面。这么大一个范围,这么宽的面,需要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

第三,全面依法治国是一项长期艰巨复杂的任务,它改变的是人们的观念、改变的是人们的行为。建国68年来、改革开放39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依法治国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就,但我们的法治建设还存在很多问题,相对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其他三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从严治党来说,全面依法治国相对比较薄弱。十九大报告当中有一句话:全面依法治国任务依然繁重,这就留下了伏笔,要对全面依法治国更加重视。因此,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加强顶层设计、统筹推进十分必要。

第四,地方和部门的一致要求。

在进一步完善全面依法治国领导体制的同时,党的十九大报告从我国法治工作基本格局出发,对深入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作出了统一部署,提出了一系列符合法治规律、体现时代特征的新要求新举措。报告明确提出,必须坚持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作为首要任务,切实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必须坚持抓住“关键少数”,党组织和党员干部要带头强化对法治的追求、信仰和坚守,真正将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变成想问题、办事情的思想自觉和行为习惯;必须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提高立法质量;必须加快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做到严格公正文明执法;必须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必须加大全民普法力度,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

十九大报告郑重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把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优势和特点充分发挥出来,为人类政治文明进步作出充满中国智慧的贡献!

1031日,政治局常委集体出京,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浙江嘉兴南湖红船,回顾建党历史,重温入党誓词,宣示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的坚定政治信念。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不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初心和历史使命。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表明了我们党就是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届接着一届干,这也是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持续奋斗的庄严宣示,给全党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可以预见,从现在到2035年,法治中国建设必将在祖国大地如火如荼、全面深入推进,当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那一刻,法治中国梦也一定能如期圆满实现!

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志也要时刻牢记:

“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伟大实践中,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是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相互作用的,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我们每一个从事政府法制事业的共产党员,无论担任什么职务,无论处在什么岗位,都要时刻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产党员,都要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韧不拔、契而不舍,奋力谱写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的壮丽篇章!